5年来,我市已有85人成功捐献器官或遗体,在市红十字会登记在册的遗体和器官捐献志愿者达276人——
遗体捐献,以另外一种方式“活着”
2018年04月16日 韩犁夫 本报    热度:427
[字号   ]
点击图像浏览高清图

  全媒体记者 韩犁夫

  “张新才、孙正涛、宋存俊……”85个人的名字整整齐齐地刻在襄城区归山陵“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者纪念园”的纪念碑上。

  鲜花簇拥着纪念碑,没有骨灰,没有专属墓穴,这些将遗体器官无偿捐献给医学事业的生命从未走远。他们用自己逝去的生命,点亮角膜患者的人生、延续器官衰竭患者的生命、为医疗科研活动提供基石……

  “我市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者纪念园于今年建成,4月4日举行了首次集体纪念活动。”市红十字会副会长常卫民说,近年来,襄阳遗体器官捐献事业发展迅速,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捐献者:2013年,5岁的襄阳女孩王文萱,死后将器官捐献给5名患者,她是当时全省年龄最小的一例器官捐献者;2016年2月,“大爱医生”靳军华死后捐献器官,延续了4名患者的生命,感动了无数市民……

  尽管已有不少遗体器官捐献者及其家属做出了榜样,但依旧有诸多问题困惑着有志捐献的市民:我市的遗体器官捐献现状和困难?遗体器官怎么捐献?捐献的遗体器官被如何处理?本报记者调查后,一一为您解答。

  捐献现状:

  85人成功捐献 276人登记在册

  据统计,截至今年3月,湖北省已有1625名志愿者完成器官捐献,捐献总数居全国第二位。我市自2013年开展遗体器官捐献工作至今,已有85人成功捐献器官或遗体。其中,器官捐献58例,角膜捐献18例,遗体捐献14例,在市红十字会登记在册的遗体和器官捐献志愿者已有276人。

  作为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市人体器官捐献服务中心工作人员肖越经常参与遗体器官捐献的宣传工作。他曾遭受过很多白眼乃至斥责,“很多人觉得谈遗体器官捐献是件晦气的事情,好像诅咒自己要死了一样。”肖越表示,能理解这些人的想法,毕竟,中国人讲究入土为安。

  一名来自老河口的重症患者离世后,他的妻子和父母都有意愿捐献器官,但患者的哥哥提出了额外的经济要求,理由是“弟弟捐献的器官,会被用来获取暴利”。最终,这次捐献不了了之,肖越很遗憾,他说:“器官捐献是无偿和自愿的,但有的人并不知道这些。”

  近年来,有不少市民主动要求捐献遗体器官。2016年,来自南漳教师世家的肖萍、杨立斌夫妇带领女儿杨星玲一起在《中国人体器官遗体捐献协议书》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当年,杨立斌逝世后捐献了器官,兑现了自己的诺言。肖越说,教师群体,是捐献事业的最大支持者,276名登记在册的志愿者中,教师占十分之一以上。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例签署协议后又反悔的情况,市民的觉悟越来越高了。”肖越表示,从事遗体捐献工作不到两年,已看到了襄阳捐献事业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来,让我对这项事业更有信心。”捐献方法:微信支付宝都能登记 困难家庭可申请补助

  在我国,角膜病是仅次于白内障的第二大致盲眼病,目前有300多万名患者因角膜疾病致盲,其中75%以上的患者可通过角膜移植重见光明。但由于角膜缺乏,我国每年完成的角膜移植手术仅不到1万例。

  “捐献人数不足,除了观念原因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很多人不知道该怎么捐。”肖越说,目前,遗体器官捐献的渠道有很多种,除了到市人体器官捐献服务中心现场登记,在一些网站、微信和支付宝上,都有登记入口。

  在市红十字会网站首页,有“器官捐献志愿登记入口”,点击后进入“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的页面,按登记步骤操作即可;微信关注“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公众号,进入后有“报名登记”一栏,点击“我要登记”后,会出现登记页面,志愿者按要求填写,不到1分钟即可完成登记;在支付宝首页首屏中,有多项生活服务应用入口,其中的“医疗健康”内有一项“器官捐献”,点击后可进入“施予受器官捐献志愿者登记网”,也能找到登记的入口。

  据《湖北省人体器官捐献条例》,遗体器官捐献完全遵照自愿原则。如果公民生前签署过捐献协议,逝世后仍须近亲属同意后方可执行;如果公民在登记后改变捐献意愿,登记机构须及时予以撤销。公民生前未表示不同意捐献,该公民逝世后,其配偶、成年子女、父母以书面形式共同表示同意捐献,方可捐献该公民人体器官。公民生前表示不同意捐献的,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捐献其人体器官。

  完成人体器官捐献的困难家庭,可以申请政府提供的经济救助。据《湖北省人体器官捐献救助基金使用管理办法实施细则(试行)》,在本省行政区域内,人体器官捐献者家庭困难分三类实施一次性救助,其救助标准为5万元至9万元人民币。遗体器官使用:系统分配透明公正 实行“双盲原则”

  遗体捐献和器官捐献有着不同的用处:遗体捐献主要为科研、教学所用,器官捐献则用于临床治疗。

  据了解,我市目前有湖北文理学院和襄阳职业技术学院两个遗体接收站。其中一家接收站负责人介绍,遗体运回后,会进行防腐处理,并将内部器官固定,这个过程就需要一年多。在教学中,学生会用遗体标本进行人体形态结构辨认,医生则用其进行手术前方案的制定和研讨。

  该负责人介绍,教师、学生和医生在对遗体解剖前,会鞠躬和默哀。遗体使用年限到期后,学校会火化后妥善处理,“绝对不会出现不尊重遗体的情况,这是行业规矩,更是道德良心。”正是由于对遗体捐献者怀有深深的敬意,医学界对遗体捐献者的尊称为“大体老师”。

  据了解,我国每年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超过30万人,但器官移植手术仅为1万余例。2013年,国家卫计委颁布《人体捐献器官获取与分配管理规定(试行)》,要求各地成立人体器官获取组织,负责划定区域内的捐献器官工作,所有器官必须通过分配系统进行分配,确保器官捐献移植透明、公正、可溯源。

  据市中心医院急诊科负责人介绍,在确认病人脑死亡后,如果家属同意捐献器官,该院会联系规定区域内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专家进行评估,并将捐献者的器官信息录入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在器官与患者匹配成功后,必须等至捐献者心死亡,才能由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的医生进行器官摘取,用于患者治疗。器官摘取前,医生会进行默哀仪式,摘取完毕后,会将遗体仔细缝合。

  按照国际惯例和我国现行政策,无论是遗体还是器官捐献,捐献者和接受者之间采用互不知晓信息的“双盲原则”。如果捐献者和接受者双方需要,相关工作人员会告知捐献者家人有关器官接受者移植手术情况,传递关怀和爱心。

打印】【关闭
本版新闻列表
    热点图片新闻
    主办:襄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承办:襄阳日报传媒集团
    联系电话:0710-3550960 E-Mail:xfnews@163.com
    Copyright © 2002-2018 hj.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襄阳鑫汉江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