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党组织的“三味”生活会
——谷城县五山镇堰河村延续24年的党建故事
2017年01月12日 朱科 严俊杰 本报    热度:9365
[字号   ]

  全媒体首席记者朱科 严俊杰

  古色古香的街巷、琳琅满目的年货、喜庆吉祥的对联,村民们笑声朗朗、载歌载舞……1月11日,寒冬腊月,记者行走在谷城县五山镇堰河村,一股浓浓的年味扑面而来。

  堰河村的大街上热热闹闹,村委会的党员活动室里紧张忙碌,一个由十多名党员组成的碰头会正在召开。

  “堰河村能走到今天,‘三味’生活会功不可没。大家要把春节前的组织生活会组织好,让党员们把心里话说出来,‘辣味、土味、正味’一个都不能少……”堰河村党委书记、主任闵洪艳率先发言。

  从1992年闵洪艳上任到现在,堰河村的组织生活会已经连续召开了24年。这24年,堰河村从集体收入一穷二白,人均年纯收入仅千余元,到2016年集体收入达到180万元,人均年纯收入达18000元;从脏乱差的落后山村,变成“全国文明村”“全国生态文化村”“全国绿色小康村”“全国农业旅游示范点”,成为省、市新农村建设的典范……

  “辣味”:干部红红脸、出出汗,把作风转起来

  1950年,堰河村就成立了党支部。第一任党支部书记闵代珍十分重视村党组织生活会,每年都组织全体党员学习党的基本理论,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并结合村里的实际谈建设、谋发展。

  因为历史原因,堰河村的组织生活会时断时续。到了上世纪80年代,组织生活会基本流于形式。直到1992年,闵洪艳担任堰河村党支部书记,这一状况才彻底改变。

  “有的村干部不交电费,把费用都摊派到农户头上。”“个别村干部和家属不出义务工,占小便宜,搞特权。”“有的干部包窑厂后,私吞集体财产。”

  1992年1月,农历春节前,堰河村召开的这次组织生活会,动了真格,开了整整一天。对于村“两委”班子的一些不良作风,村里的党员和群众不留情面。一些理亏的村干部,被说得浑身冒汗,头都抬不起来。

  “组织生活会必须发扬民主,直面问题,要借助大家的力量,彻底转变干部作风。”闵洪艳说,随后几年,针对大家提出的问题,堰河村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村规民约,严管村干部的特权行为,并发动群众监督。

  “对于上级布置的一些任务,我有时会有抵触情绪。发现某些干部的工作没有按时完成,我好发脾气,让一些同志接受不了。”“闵洪艳同志工作方法简单,有时候原则性差。”“村党支部班子成员要加强团结,大事必须有两人以上商量,不能搞‘一言堂’。”“闵洪艳同志工作有时缺乏主动性,粗枝大叶,不细致。”记者翻开1997年11月28日的堰河村组织生活会档案,能够清楚地看到闵洪艳的自我批评记录,还有党员夏顺明、李益同、李光明等同志的发言记录。

  “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坚持开组织生活会,就是要让党员干部都保持清醒头脑。打铁还需自身硬,作为村里的‘带头人’,我更要以身作则。”每年的组织生活会,闵洪艳都带头发言、做好表率。

  在闵洪艳的带动下,堰河村党风民风得到净化,党员干部作风持续转变。

  “土味”:政策带泥土、沾露珠,把威信立起来

  堰河村当年流行这么一句话:“见山山秃秃,见路路断头,见水水断流,见人人犯愁。”

  “穷破坏!穷破坏!越穷越破坏。”闵洪艳说,因为穷,当地农民砍树卖柴、破坏环境。要解决堰河村发展面临的困境,必须从绿色发展上入手解决这些问题。

  1992年,闵洪艳组织村里开荒山、种茶叶,每年发展茶园近800亩。1994年,在该村组织生活会上,闵洪艳提出“管好山、护好水、修好路、育好人、建好村”的发展模式,并最终实现“山上要有树、树中要有鸟、河里要有水、水里要有鱼、鱼儿要有家”的发展目标。

  “你太年轻,这么大的目标根本不可能实现!”“眼下都顾不好,还谈那么远……”组织生活会上,说风凉话的党员干部不在少数。

  今年64岁的老党员李益同本已萌生退意,但看到闵洪艳的开拓精神,站出来支持他:“你好好搞!我还跟着你干!”

  第二年,堰河村会计的账本上还余下了2万元。村里一下炸开了锅,原本说风凉话的群众,对村“两委”也竖起了大拇指。

  “村集体经济壮大了,村民腰包鼓了,村民看到了发展的新希望,党群关系自然而然变和谐了。”闵洪艳说,1995年后,组织生活会上的矛盾焦点,从“唱穷经”转移到发展问题上来了。

  2002年,党员方洪军在组织生活会上提出“应大力发展‘农家乐’”。有人觉得当时堰河村一年接待客人花费不到2000元,办个“农家乐”谁来消费?闵洪艳却从中嗅到发展良机。他组织村民外出学习,号召大家开办“农家乐”,但无人响应。

  “把茶厂的3间房子腾出来,免费让给方洪军开‘农家乐’。”闵洪艳说,他又动员自己的妻子李桂茹承包村集体房屋开旅馆。一年后,方洪军盈利2万余元,李桂茹的旅馆也办得有声有色。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农家乐”行列,闵洪艳却主动要求妻子退出。

  “好事都让别人做了,你当个‘官’还有啥意思?”李桂茹想不开。闵洪艳却劝她:“要想公道,就得打个颠倒。有风险时党员要先上;群众要上时,党员就搞好服务。这样,一碗水才能端平,群众给的权力才能真正用在群众身上。”

  如今,堰河村303户居民中,从事“农家乐”、旅游行业的就有100多户。堰河村已经初步达到了“村里有产业、户户有项目,人人有事干、个个有钱赚”的发展目标。

  “正味”:发扬民主、敬畏群众,把好日子过起来

  组织生活会上争得面红耳赤,平日里还能好好相处么?66岁的老党员李光成说,只要一心为公,就不怕。

  2002年,党员夏顺民嫌一棵白杨树离自家房子太近,打算砍掉。村三组组长李光成听说了当即制止,并在组织生活会上提出严厉批评。

  “那棵树现在还长这么粗呢!”李光成说,即便当时夏顺民有些难堪,但出了会议室,夏顺民还是他的好妹夫。

  组织生活会上,村党员干部季发怀批评党员李锡明“爱表态又不爱担责任”,可私下里这一点也不影响两家亲家的关系。

  “不打棍子,不扣帽子,坚决不搞打击报复。”闵洪艳说,只要是诚心诚意的批评,大家都能接受,这才是真正的民主。

  去年年初,堰河村在组织生活会上提出要修建13公里旅游循环路,得到了全体党员的支持。本来占地补偿可能要花100多万元,但村里一分钱没拿,村民自觉提供了各种支持。

  51岁的游邦立是党员,修建循环路占了他8亩茶田,他一句抱怨也没有。

  “自己举手赞成的事,怎么能给村里添麻烦。”游邦立说。

  只用了一年时间,13公里旅游循环路全部硬化完工,今年元旦前夕顺利通车。

  “马上到小年了,我们再开党组织生活会,我就要宣布,今年我们要开建堰河水库。”闵洪艳说,堰河村山高水少,修水库是几代堰河人的梦想。如今经过村“两委”的努力,争取1.07亿元修建水库。

  去年组织生活会上,有党员向闵洪艳提意见:“只注重村集体经济发展,忽略了对困难村民的帮扶。”

  闵洪艳说,今年他要发展项目为困难群众致富扫清障碍,真正实现堰河村“一户一栋小洋楼、一户一个致富项目、一户一辆小轿车、人均存款超10万元”的目标。

  “这四个目标,少一个,在我们堰河村就不算小康家庭。”对于堰河村的小康生活,闵洪艳信心十足。

打印】【关闭
本版新闻列表
    热点图片新闻
    主办:襄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承办:襄阳日报传媒集团
    联系电话:0710-3550960 E-Mail:xfnews@163.com
    Copyright © 2002-2017 hj.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襄阳鑫汉江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